亭中酌

偶尔贪恋美景的同时也贪恋美酒,    而眼前确实美景常在,    是因为自认为“法自然”需去自然中,    于是在视野的极限,    于是视野中总有一抹绿色,    于是能找寻到隐在绿色中的花朵。    而美酒却总是奢侈,    或称为“浊酒”更为贴切,    然而“浊酒”总被意为“喜相逢”,    而我总不会笑谈“古今多少事”,    所以在亭中纠结着。    如何品味人生的味道,    或那它作何比较?    更多的人仍旧把它比喻成“酒”。    而在“酒”中,    终究要谈论一些什么?    面对“自然”的景色,    却要谈论“人文”的百态。    这可能诠释出人无论如何也逃不出“人生”。    在“历史”和故事中寻找人生的内涵,    以此来勾勒自我的人生。    其实历史不都是反思,    故事不都是寓言,    没有谁可以要求反思或者引以为鉴。    而在叙述的时候讲述者和聆听者都不会认为这是“饭后的谈资”。    而历史不是谁拿来炫耀的资本,    而是对人生的某种态度的沉思,    着或许就是属于它的哲学。(蒲伋:中国诗歌学会会)

上一篇:老巫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下一篇:日出·夕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