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色铅痕

祤之    从脑中出发的梦周游在夏雨夜敲击玻璃窗  暗黄色光明第一次叩问里碎了身体  一道水痕和放晴时有意清洗的湿气  无数屋檐上的雨无数瓦砾拥簇    水沫跳跃由天空到门前水沟流到曲蛇河    一扇扇窗熄灭一道道光照在赤道  黑暗抚平森林吐息终端的乐曲复原  ‘我从来就没有过愤愤不平’  ‘等待中的人富有得囊空如洗’    ‘你不用降临看我绕过围篱一生’    有一半的自我在黑暗中铅芯耗损着留下足迹  两个黄道宫轮回时间够得上公允  奇怪地对称着干巴巴的稻草人站立  总会醒过来地球这个小圆孔有光串透    当下成像的你似乎不用在意:首鼠两端

上一篇:南柯一梦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下一篇:??????